当前位置: 首页>体育>正文

自律的角色

发布时间:2020/8/19 8:46:00    相关标签: 来源:

我把刚才说的这种过程叫做“自律”,自律的定义是尽最大的力量在我们的目标或愿望与信念的其他因素冲突时,重新把注意力引导到目标或愿望上的心智技巧。
你首先应该注意的是,这种定义中的自律不是创造新心理的技巧,也不是个人特质,人天生下来就没有自律的特质。事实上,你考虑我的定义时,就知道自律不是天生的,然而任何人都可以把自律用在个人转变的过程中。
我用个人生活中的例子说明这种技巧的基本运作方式。1978年,我决定开始跑步,不太记得自己的基本动机是什么。只是过去8年,我一直过着很不活跃的生活,除非把看电视当成嗜好,否则没有从事过任何运动或嗜好。
在念中学和大学的一部分时间里,我曾经积极运动,尤其是常打冰上曲棍球。大学毕业后,我过的日子与自己的期望大不相同。不是不喜欢自己的生活,而是觉得没有力量做其他事情。因此过了一段不活跃的日子,这是说我十分沮丧的一种较好的说法。
我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突然希望变成跑步者(或许是若干电视节目激发了的兴趣)。不过的确记得自己的动机非常强烈,出去买了一双慢跑鞋,穿上慢跑鞋后就开始跑步。我发现的第1件事情是跑不动,连跑五六十码的能力都没有。
我很惊讶,不知道也不相信自己的体能这么差,连100码(约是91.44米)都跑不到。知道这一点让我极为沮丧,因此接下来的两三个星期里,都没有再尝试跑步。
再次出去跑步时,仍然跑不到五六十码。隔天再试一次,结果当然相同。我对自己体能恶化的情形感到非常沮丧,因此4个月没有再跑步。
到了1979年春季,我再度下定决心要跑步,并且对自己一直没有进步觉得很烦恼。我考虑自己的问题时,忽然想到问题之一是没有可以努力的目标。
想跑步很好,但跑步的意义是什么?我真的不知道。跑步太含糊且太抽象,我必须有更实际且可以努力的目标。因此我立下了一个目标,希望夏季结束时能够跑5英里(5英里=8.045千米,下同)。
5英里在当时看来似乎是无法达成的目标,但是想到或许跑得到,于是产生了许多兴趣。兴趣的增加让我具有足够的冲劲,在那个星期里跑了4次。第1个星期结束时,我十分惊讶,发现略为运动一下就可以改善自己的体力,让自己每次能够多跑一段距离。
这种情形激发了更大的热情,因此我去买了马表(体育运动比赛用的表,通常只有分针和秒针。按动转钮可以随时使它走或停,能测出1/5秒或1/10秒的时间,多在径赛中计时用。最初用于赛马计时,因而得名,也叫做“停表”或“跑表”。)和空白记事本,准备拿来当跑步日记。我定出了跑2英里的进度表,每跑1/4英里就记录下来,并且在日记上记下日期、距离、时间和每次跑步时对身体状况的感受。
在达成跑5英里的目标上大有进展时,我碰到了另外一些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是每次决定出去跑步时意识中就充满了互相冲突或令人分心的想法。我惊讶地发现,要自己放弃跑步的原因多而有力,如“外面很热或很冷”、“外面看来好像要下雨的样子”、“从上次跑步到现在(虽然是3天前的事情了)还有一点累”和“没有人会知道自己没有去跑步”等。最常见的原因是“这个电视节目一播完,我就去跑步”(当然最后没有去跑)。
我不知道有什么其他办法处理这种互相冲突的心理能量,只知道重新引导自己的注意力,注意想要达成的目标。我真的希望在夏季结束前,能够跑到5英里,我发现自己的愿望比互相冲突的信念还有力。
因此设法穿上慢跑鞋,走到外面,开始跑步。然而我经常发现,互相冲突和令人分心的想法让自己停滞不前。事实上,我估计一开始时有2/3的时间不能克服这种互相冲突的能量。
我碰到的下一个问题是:我快要能够跑完1英里时,心里极为高兴。想到需要额外的机制,促使自己跑完5英里。一旦自己能够跑到2英里或3英里,自己会兴奋之至,会觉得不需要达成跑完5英里的目标。
因此我定下一条规则,你可以把这条规则叫做“5英里规则”如果我能够克服所有叫我别跑的对立想法,穿上慢跑鞋出去跑步,我一定要比上次至少多跑一步。多跑一步很好,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少跑一步。结果我从来没有破坏这个规则,到了夏季结束时达到了跑5英里的目标。
但是在达到目标前,真正有趣又完全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快达成目标时,对立的想法开始消失,最后完全不见。这时我发现,如果想跑步,就能够彻底自由地去跑,心里没有任何抗拒、冲突或互相竞争的想法。从我所经历的奋斗来看,说自己很惊讶,一点也不为过,因为之后我很频繁地继续跑了16年。
我现在跑得没有那么勤快了,因为5年前决定重新开始打冰上曲棍球。曲棍球是极为激烈的运动,有时候我一星期打4次之多。我已经50多岁,而且这种运动需要很大的力量。我打完球后,通常要花一两天才能恢复,因此没有多少时间再跑步。
如果你把这种经验,放在我们现在所了解的信念本质中,你可以看出如下多个要点:
(1)起初我想跑步的愿望在我的心智系统中,没有任何支持基础。换句话说,我的愿望构成因素中没有其他能量来源(有能量的观念会要求表现出来)。
(2)我实际上必须采取行动,创造这种支持。为了创造“我喜欢跑步”的信念,我必须配合这种新信念,创造一系列的经验。请记住,我们的所有思想和言行,都会增加我们心智系统中某些信念的能量。每次体验到互相对立的思想,能够重新注意自己的目标,又有足够的信念,促使自己穿上慢跑鞋出门跑步时,我就为“我喜欢跑步”的信念增加了能量。
同样重要的是,我在无意之间把所有反对信念的能量抽走了。无意之间,是因为没有什么经过特别设计的技巧能够看出和消除对立信念的力量。但是当时我并不了解这种转变过程中的运作方式,因此根本没有想到要利用这种技巧。
(3)从心智观点来说,因为“我喜欢跑步”,所以现在我可以轻松地说自己喜欢跑步。这种观念现在具有能量,变成自己认同中能够发挥作用的一环。一开始时,我正好有一些反对跑步的信念,因此需要自律技巧,才能变成喜欢跑步的人。
现在不需要自律,因为“喜欢跑步”已经变成我身份的表征。我们的信念完全配合目标或愿望时,对立能量就不会有来源。如果没有对立能量的来源,在意识或潜意识之间,就不会有分心、借口、合理化、找证据或犯错的来源。
(4)信念可以改变,如果一种信念可以改变,那么所有的信念都可以改变。前提是你必须了解你其实没有改变信念,只是把能量从一种观念中移到另一种观念中(被改变的信念,形式上仍原封不动,没有改变),因此两种完全对立的信念可以并存在你的心中。但是如果你把其中一种信念的能量抽走,再全部加在另一种信念上。从实用的观点来看,其中没有矛盾,只是能量增加的信念会变成影响你的心态、认知、信息解读和行为的力量。
机械式交易唯一的目的是改变自己,把自己变成能够创造长期成就的交易者。如果你的心中有任何东西和产生“我是长期成功交易者”的原则冲突,那么你必须利用自律技巧,把这些原则综合起来成为你认同中具有主导力量且又能发挥作用的一环。一旦这些原则成为你身份的表征,你就再也不需要自律,因为“追求长期成果”的过程会变得极为轻松。
请记住,长期成功和进行一笔或者一系列获利的交易不同,因为进行一笔获利的交易绝对不需要任何技巧。你只要像猜测技掷钱币的结果一样猜对,就能完成一笔获利的交易。
长期成就却是一种心态,一旦你形成这种心态,你就不会“变成”别的样子。你不必尝试变成创造长期获利的人,因为创造长期获利会变成你认同中自然的功能。事实上,如果你必须尝试,就表示你还没有把长期获利的原则彻底整合,变成心中具有主导力量且互不冲突的信念。
例如,事先界定风险是“长期获利”过程中的一环。如果你必须花费精神事先界定风险;如果你必须刻意提醒自己这样做;如果你碰到任何对立的思想(基本上是设法说服你不要这样做的思想),或是你发现自己进行的交易没有事先界定风险,那么这个原则就不是你认同中具有主导力量且又能实际发挥作用的一环,不是你身份的表征。如果是的话,你根本不会事先不界定风险。
如果所有对立的力量都消除掉了你就不可能“变成”别的样子。原来的冲突会变得几乎无足轻重,这时别人可能认为你极有纪律(因为你可以做到他们很难做到,甚至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但是实际上你根本不是有纪律,只是根据另一套不同的信念发挥作用,这套信念会迫使你用符合愿望、目标和目的的方式行动。

自律的角色

评论 0条评论

期待你的神评论~
剩余200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

    点击加载更多

    删除操作

    确认删除此条评论?
    删除
    取消